得到
  • 汉语词
  • 汉语典q
当前位置 :
林小凤的一切

1

林小凤的一切

张帆在人群中看到了林小凤。他暗暗惊讶于自己怎么会被这个看上去土里土气的女孩子吸引。他忍不住走过去跟她打招呼,看着林小凤红窘但故作镇定的脸,突然觉得这个女孩子是如此的不同。不同于都市的时尚女子,不同于农村的中庸女孩,更像是山明水秀的自成一格。

林小凤捏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站在D大的门口。爸妈只跟她从家里颠簸了四个小时来到省城的火车站,把她塞进人满为患的火车便走掉了,就连一声再见说的都是那么仓促。林小凤看着爸妈渐行渐远的身影鼻子发酸,眼泪就那么轻易地流了下来。有人看到林小凤无声无息地泪流满面,仅仅是目光在她身上多停留了几秒钟,就匆匆转向别方看看有没有能透口气的好位置。人们就在各自狭小的空间内狠狠拍打身上的各个角落,巴不得所有的灰尘都跑到别人那里才好。只有林小凤没有动,她像个饱经风霜的雕塑一样任凭所有的灰尘铺天盖地地袭来。待到车厢安静下来的时候,林小凤依然没有动,她的脸上甚至出现了两道浅浅的泥印子。没有人知道这个女孩子在想什么,也没人知道,就在那一刻,林小凤下了怎样的决心。

2

张帆热情地招呼着林小凤,帮她拿包,甚至连新生注册的事也是亲力亲为。林小风本想说不让张帆忙来忙去,自己来就好。但是,看见张帆因忙碌而挂上鼻尖的细汗珠,话在嘴里转了一圈,说出去的就变成:谢谢……嗯……学长。张帆笑笑,摆摆手。拿着新领的寝室钥匙,提着林小凤少得可怜的行李,向寝室楼走去。

到了寝室,林小凤安顿好,看着仍然站在旁边的张帆问道:学长,还有事?

嗯,这是我电话,以后有事就找我。张帆抄下电话,放在林小凤的桌子上,林小凤淡淡看了一眼,谢过张帆,伸手将电话号码收了起来。

张帆有些后悔,那天怎么不把林小凤寝室的电话抄下来。张帆有些微微的郁闷,难道只能期盼林小凤给他打电话了吗?

三周以后,张帆终于接到了这个期待许久的电话。但是,让张帆有些意外的是,林小凤找他,是要打听附近有没有兼职可做。张帆劝林小凤等熟悉大学环境后再去找些兼职,林小凤不语,只是求张帆想想办法。张帆想了想,答应尽快帮她找,找好以后就跟她联系。林小凤道过谢后留下了自己寝室的电话。

张帆挂了电话后,躺在床上回想他跟林小凤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那时的林小凤虽然气质脱俗,但是一身好像卡其布料做的纯色衣裤似乎让张帆明白了点什么,也让他对这个女孩有了点莫名的心疼。

3

第二天林小凤就接到了张帆的电话,张帆告诉她学校附近的兼职给得不多,给得多的又离学校比较远,来回不太方便。现在他这有份家教的工作,只需要周六周日各补两个小时,教的是初中生,好教不说一个小时就有四十块钱。张帆问林小凤愿不愿意带这份家教,林小凤连忙应允,一个月下来有三百二十块,如果省着点花,伙食费应该没问题了。但是林小凤不知道的是,这份家教原本是张帆一直带的,张帆跟学生家长说自己这段时间有事,忙不开,让自己女朋友过来带几天课。学生家长本就对张帆印象极好,张帆这么说,就也答应了他。

周末,张帆带林小凤去做家教的地方,孩子的家长极为热情,看见林小凤低眉顺眼的小模样倒也甚是喜欢。林小凤去里屋给孩子讲课,出来的时候看见的是张帆坐在外屋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茶的情景。林小凤有一瞬间的恍然,有一丝异样的感觉从心底慢慢涌出。张帆见林小凤出来,带着林小凤与家长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

后来,每一次林小凤去做家教,张帆必定亲自接送。两个人的距离,也由半米宽,渐渐缩减,慢慢变得亲密无间。张帆第一次牵起林小凤的手的时候,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铺天盖地地袭来,什么叫拥有她便是拥有全世界,张帆算是彻底地明白了。张帆闭上眼睛,似乎可以听见无数的小雏菊在耳旁“啪啪”地绽放。嘴角情不自禁地上扬,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傻了。林小凤看着张帆嘿嘿地傻笑,心里幸福四溢,但却有种莫名的情绪也在悄然滋生。幸福来得太快,快得让人有些怀疑吧。

张帆和林小凤的事情悄悄在学校传了开来,人人都知道他们的学生会主席在新学期开学不久便成功地“勾搭”上了一个学妹。而这学妹究竟是何许人,也众说纷纭。有人说,这林小凤是富家小姐,因和家里闹了别扭,一气之下一人来到千里之外的异地求学,而张帆,就是被林小凤这难以掩盖的贵族气质所吸引。还有人说,林小凤是高干家的子女,为掩饰身份才刻意低调,怎奈张大主席鼻子太灵,还是一眼瞅出了林小凤的与众不同。

转眼过去了两年,林小凤始终没有离开过这个城市。寒暑假的时候,张帆送林小凤到车站,看着林小凤检好票,才放心离开。但是,张帆想不到的是林小凤每次都是躲在站台的柱子后面,看张帆走远了才慢慢踱出来。林小凤在这个城市找了很多份兼职,由于林小凤手脚勤快,话语不多,那些雇过她的老板对林小凤印象都不错,到结算的时候总会多给点工资算是奖金。这样几个大假下来,林小凤居然也有了一小笔不算太多的积蓄。当然这一切,林小凤从未跟张帆提起。

4

林小凤的母亲来的时候,正好是小暑。天气热得燥人,林小凤的母亲有些局促地站在楼底下,不时用手里已经潮湿的手帕擦擦额头上的汗。林小凤跑下楼,看见母亲站在那里,心里嘴里,都开始微微地泛苦。母亲看见林小凤,原本有些萎靡的眼神突然明亮起来,搓着双手一时间也不好意思上前来跟林小凤打招呼。你怎么来了?林小凤微微皱眉,看着母亲脚边摆放了一小筐的自家鸡蛋和几个不知道装个什么东西的小布袋。

小凤,你看这几年你也没往家里打过电话,也不回家。家里担心得紧,俺就来看看你。

林小凤抿了抿唇,没说话,心里泛起了酸涩的沫花子。本以为早就被遗忘了,没想到家里居然还记得有这么个叫林小凤的女儿。

林家母女就这么不远不近的站在楼下。林母不敢上前,因为林小凤怨愤的小目光像小钢刀一样扫过来刺得她心里发憷。林小凤不愿上前,因为看见自己的母亲就想起当年家里那句女娃子上学有啥用,还不是浪费钱?抓紧嫁人生娃才是正事!想起这几年自己没日没夜地学习,拼死拼活地做兼职,想起张帆……也就在想到张帆的时候,林小凤心底不禁软了一下,目光也紧跟着柔了几分。

小……小凤啊,俺知道你还怪俺和你爹当初拦着不让你念书。那不是怕你岁数大了不好找婆家吗,后来听乡里人说这城里人结婚结得都不早。这几年,俺跟你爹都想开了。你要是喜欢念书,就念吧。俺跟你爹也不拦了,但是这两年,你咋就不给家里捎个信呢?……

母亲说着话,上前欲拉住林小凤的手。林小凤眼神一黯,向后退开,让自己母亲抓了个空。

成语搜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紧箍帽
成语搜网(chengyuso.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Copyright©2009-2021 成语搜网 chengyuso.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19006478号-2